图片 3

愿生生世世

公元265年11月12日,司马炎逼曹奂禅位,高高兴兴当上了大晋的皇帝。但此时的司马炎时恐怕没有想到,自己的子孙比曹家的子孙命运要悲惨的多。魏国最后一任皇帝曹奂,“禅让”后被封为陈留王,居住在邺县的宫里,上书不称臣,旗帜、车马、祭祀等还和皇帝一样,一直到302年,曹奂在陈留封国去世,享年五十八岁。而东晋的最后一位皇帝司马德文,下场却极为凄惨。

图片 1

司马德文是晋孝武帝司马曜的次子,是晋安帝司马德宗的弟弟。司马德文年幼时,性情急躁,颇为残忍,他开始的时候被封为琅邪王,在琅邪国时,他最喜欢玩的游戏是让擅长射箭的人射击马匹,他在旁边看的哈哈大笑。后来就有人说:“您家是司马氏,马是国姓,而你自己却去杀它,这是很不祥的事呀!”司马德文虽小,也明白这话的意思,非常后悔。

长大后的司马德文变得文质彬彬,聪明而又有内涵。他父亲死后,当皇帝的是他的哥哥晋安帝司马德宗。司马德宗是个寒暑不分的白痴皇帝,朝政自然落入他人之手,兄弟两人成为朝臣政治博弈的棋子,任人摆布。先是有兖州刺史王恭和豫州刺史庾楷领兵造反,后有孙恩叛乱,再接着就是桓玄篡位称帝,晋安帝被桓玄降为平固王,司马德文也被贬为石阳县公,并被逐出建康,居于浔阳。后来桓玄被刘裕打败,兄弟两人先后两次被桓玄和其手下挟持,成为人质,直到405年3月才脱离叛军之手。

图片 2

但前门驱狼后门进虎,刘裕也不是个善茬,大权在握之后就要篡权夺位。刘裕有意自称皇帝,于是就搞封建迷信活动,让人搞图谶,算算自己啥时能上位,图谶说:”昌明之后还有二帝”。也就是说等安帝司马德宗死后还有一位皇帝,然后刘裕才能登基。等到司马德宗自然死亡,刘裕自然是等不及,于是便派人将晋安帝活活勒死,立司马德文为帝。

也就是说,司马德文明摆着就是东晋的最后一任皇帝,其下场朝廷内外世人皆知,他自己也心知肚明,您说这样的皇帝凄惨不凄惨?他此时已经谁也指望不上了,司马家族已经衰弱,无力对抗刘裕。过去的王谢二族也早就没落,后人除了写写画画之外仿佛已经没什么大的政治和军事才能。司马德文此刻最大的奢望,就是能保住自己的性命!

公元419年6月,刘裕见时机成熟,命令心腹拟好禅位诏书,入宫逼司马德文誊抄。司马德文不仅不反抗,还强作欢颜,笑着对左右说:”桓玄篡位时晋朝就已经失国,多亏刘公出兵讨平,才得以又延续了近20年。今日禅位,我心甘情愿,没有什么怨恨!”说完,提笔抄誊诏书,然后携同后妃凄伤出宫。他被刘裕降封为零陵王,迁居秣陵,由冠军将军刘遵考带兵监管。

司马德文只想保住性命,过个普通人的日子,但刘裕却并不这样想。皇后的兄长褚秀之、褚淡之,早已经政治转向。成为新皇上的走狗,协助监视妹夫和妹妹。褚皇后生下一个儿子,褚秀之兄弟竟遵照刘裕命令,将男婴害死。司马德文日夜惊恐,整天和褚皇后共处一室,一切饮食也都由褚皇后亲自动手。

图片 3

公元420年9月,刘裕终于要下手了。刘裕命令大臣张伟携毒酒一瓶,前去秣陵鸩杀司马德文。张伟本是晋官,不忍谋害故主,回去又难以交代,不禁叹道:”要毒杀君主而让自己活下去,不如死了!”说完竟自己将毒酒喝下自尽。刘裕闻讯大怒,于丁丑日派褚淡之假意去探望褚皇后,命令自己的亲兵暗暗跟在后面。褚皇后听到兄长来了,出外相见。兵士乘机进入司马德文室内,将毒酒放在他面前,逼他快饮。司马德文摇头拒绝说:”佛说:人凡自杀,转世不能再投人胎。”兵士见他不喝,也不和他啰嗦,将他一把挟上床去,用被子蒙住他的脸面,用力扼死,出门而去。

司马德文被杀后,谥号为恭帝。在谥号中,尊贤敬让曰“恭”,但司马德文如此敬让,也没能逃过被杀的噩运。此后,前朝废帝被杀就成为一种惯例,几乎无一能免。几十年后,刘裕的后代也遇到了相同的命运,10岁的宋顺帝刘准被迫禅位萧道成,死前绝望地说出了那句广泛流传的话——愿生生世世,再不生帝王家!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